看到教育改變的力量~感動力領導

2016年 vol 1 (1)莊明達/臺北市大直國民小學校長.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嬰幼兒保育系兼任助理教授

全文下載

壹、前言
近年來臺灣校務之經營,受到政策變革、需求多元、文化變遷、家庭結構轉變、少子女化、校際競爭等多項因素衝擊,浮現出渾沌的狀況與困境。尤其在民主化浪潮襲擊下,後現代去中心化現象不斷侵襲校園,家長會的運作意識高漲,教師工會的權益爭取,社區意識力量的介入,皆在在考驗校長的領導作為。

校園領導理論,有以內隱人格特質歸納的特質論,有以觀察外顯表現的行為論,有以應付情境而調整的權變論,有以因應積習而生的轉型與第五級領導理論以及新興的各項類型領導理論興起,每一理論皆有其功,然運用之妙,是否周全八方,存乎一心。檢視領導走向,在今日人多、事雜、變化快、衝突多的教育氛圍中,能感動人心、糾合意志、融合眾智,以建構友善校園,發揮人性光輝的感動力領導,是為校園改變的契機力量,因此,探討為何要發揮感動力領導,具有當前時代的重要價值。

首先,感動力領導具備根本性心靈教育的扎根功能,其以善性文化導入校園,容易讓親師生在愛、支持、同理與關懷的溫暖情境裡,讓心智模式朝向正向發展,有助於啟迪人性的每個環節而回到教育初衷;其次,它是後現代現象渾沌校園裡亂中有序的奇異吸子,可引導系統吸引子運動發展軌跡,經過複雜度的處理,產生結構動力,使校園組織在正面運轉中趨向簡單,故而親師生能本諸專業理性,避開角色混淆,遠離利益與任務衝突的撞擊,減少社會資本的付出,而讓正向的智慧資本擴散在校園氛圍,讓集體意志能量扣緊教育本質,回歸學習主體價值;接著,在感動力領導作用下,易於發揮全校大愛動能,教師回歸專業發展的可能性高,對教學、研究、服務、人際互動的應用實踐性作為有所助益。

在多變的時代,若能以非常的服務來打造非常的品質,必然是教育經營者的重要功課題。而感動力領導之扣人心弦作為具有教育扎根性、扭轉複雜性及專業實踐性的功能,隱含著領導學的藍海價值,其運用在現今權責失衡的校園文化,不失為解決對立及非善性現象的一道教育良方。

貳、感動力領導(affecting leadership)的意涵

老子道德經極力主張做人做事要以柔為本,如第四十三章「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期望以柔之感動軟化組織成員個性、變化其氣質並恢復人性中固有的仁義道德。黃盈憲2014認為感動力領導就是主管們真誠無私、傾力服務,做到讓人心服心動而可能使人落淚的善心善行,其可促發成員奉獻心志,在和諧氛圍中完成組織目標;張勝順2014認為感動力領導係指領導者在經營各項任務或辦理活動時,能事前規劃細節,深耕意義核心,並做到感動自己、感恩他人,讓人有意外的心靈感動,因而喚起組織成員如家人般的溫馨與集體共鳴意志,並順勢解決問題,達成組織目標。

由上推論,感動力領導是希望讓組織成員能「感受」感動力的潛在力量,並能理解此力量之「訣竅」需從扣人心弦開始,且能日日身體力行,讓「訣竅」成為「技能」而內化成為人格的一部份。它不是用「法職權力」或「戰鬥氣勢」來指揮管理人,也不是用「情感操作」來使成員效命,而是用「感動力」的力量來打動人心,讓人心悅誠服、願意付出。因此,感動力領導是領導者以啟動組織成員心靈善性為基礎,以「善的循環、愛的感染,感動自己、感恩他人」為行動歷程,藉由成功導引成功能量,建構如家人般溫馨、關懷、友愛與承擔的組織氛圍,在相互共振之正向友善文化中,創建具有方向的無私團隊,以達優質的組織目標。以校園為例,若能打造如『學校~我的家』的正向文化、情感鷹架、專業社群或利他的各項非正式組織,親師生在感動的善性文化磁場中凝聚情感、相互支持,人人以學生多元成就為念,實質邁向專業發展,教職員工在奉獻之餘,自然成為快樂的、願意分享的工作夥伴、生活夥伴、生命夥伴。

參、 感動力領導(affecting leadership)的理論基礎        

理論是導引實務的方向,實務是驗證理論的依據,有「理論化的實際、實際的理論化」才能將領導的智慧發展出來。感動力領導是領導者內探自己進而糾合團隊能量,讓組織生命昇華的歷程,強調「以善養善,以愛喚愛」之「善的循環,愛的感染」的心靈交互作用與服務實踐。其理論基礎分析如下:

一、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

Seligman &Csikszentmihalyi(2000)認為正向心理學的目標是將心理學的焦點由對問題過度的關注,轉變為也同時關注到如何為生活建立正向的品質,強調正向情緒、正向特質以及正向組織為正向互動的三大支柱。因此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重視對人的正向情緒、正向心理狀態和組織正向文化的研究,並提昇基本的人際互動能力與友善關係的培養,同時也協助個人找到內在的心理能量,以避免遇困時落入憂苦心境。是以,教育經營者應在組織正向領導中激勵成員正向情緒,營造正向氣氛;個別關懷成員、建立正向關係;善用支持肯定、維持正向溝通;建立共同願景、賦予正向意義Cameron,Kim S,2008,以提昇成員自我效能感( s e l f -efficacy),俾激發成員潛能並營造一個有利於親師生正向學習的教育環境。

    由上可知,正向心理學在關係交錯的系統中,有助於校園溫暖支持氛圍的營造,蘇子喬(2014)認為領導者可以正向特質來讓同仁減少負向的問題產生,同時增益正向思維能量,增加同仁的成就感、滿足感與幸福感。此與感動力領導以正向關懷來促發成員內心的熱情與感動,重視組織成員心境、創造正向關係社群,導引成員建構意義價值,使人能在感動自己與感恩他人的使命承擔過程中,讓自我與團隊生命昇華,具有異曲同工之妙。

二、社會認知論Social cognitive theroy

    社會認知理論(Social cognitive theroy)代表人Vygotsky認為社會環境是影響認知功能的重要因素,極重視社會互動與人際分享的心智發展過程,舉凡家庭和學校的結構制度、社會文化特徵、過去的脈絡歷史等,均會影響個體的社會認知。其次,社會認知理論鼓勵組織成員具有正向的情緒(如高興、喜愛、讚賞)俾能擴大認知觀點,藉以建構社會認知發展的正向鷹架,使我們有能力去處理更多的訊息,對於生活做更豐富的解釋,並且產生更優質的學習力、生產力與創造力。

由上推知,社會認知理論無不與社會互動環境息息相關,亦即組織成員的一切關係互動、符號象徵皆會影響個人與組織的心態變化。以學習共同體為例,張家榮(2015)認為「學習共同體」是鼓勵教師透過「傾聽、串聯與回歸」的教學,使學生達成「活動、協同與反思」三位一體的有效學習過程,此教育應用即是受到Vygotsky認為心理能力的發展取決於個體是否受到社會文化的影響有關。因此,感動力領導者之教育經營要能善用社會文化互動歷程,從組織文化的線索中,培育善性種子,以「一點突破、四處蔓延、滿地開花」之步驟來調整成員認知的廣度與深度,進而培養成員正向的情緒與特質、相互鷹架與扶持,俾利於校園正向的社會互動與心智自然的開展,進而人人做到人圓、理圓、事圓,讓校園成為有溫度的快樂家園。

三、關懷倫理學Ethic of care

    諾丁斯(Nel Noddings)的關懷倫理學建構於1984年,首以「情感回應」立場,呼籲人們正視情感的存有。Noddings秉持剛出生的嬰兒若沒有人給予關懷照顧是無法存活的,「因為被關懷的需求具有普遍性,所以關懷回應是道德的基礎」(Noddings, 2002)。是以,關懷倫理的基礎「被照顧是人類最原始的需求」於焉確立。關懷倫理學強調自我在人際脈絡中和他人不可分割的關聯性與相互依存性,組織的關懷關係是人們真心嚮往的道德理想。因此,在關懷關係的施與受中,對話溝通的交流間,人們的真誠與善性行動可彰顯出道德的圓滿價值。

由上可知,關懷倫理學指點出人有被關懷的初衷,其論述對於組織成員的相互照顧有其潛移默化的引導作用。例如,每年於新學年開始之際,學校對於新進同仁進行輔導座談與生命關懷,藉由課程設計使新進同仁能快速融入校園團隊文化,並以校園生命故事,激發與開展新進同仁的校園生命力,讓生命影響生命的柔性關懷種子深植於每一位新進同仁的心裡。從中展現善的循環因子,諸如「關懷、關係、責任、脈絡、溝通、情意與施受」,皆蘊含於感動力的領導素養中,可謂關懷倫理中孕育感動,感動領導中自有關懷倫理,兩者相互為用,亦驗證感動力領導有賴關懷倫理學之立論。

四、楷模學習(Modeling)

    張春興(1994)認為社會學習論強調在社會情境中個體的行為因受別人的影響而改變。 Bandura採用觀察學習(Observational Learning)與模仿(Modeling)兩者來說明學習,認為個人的認知、行為、環境之間的交互關係會影響學習,透過觀察楷模的行為表現,經過「注意、保持、再生、動機」四個階段,將楷模行為學習內化成自身的認知,始構成完整的學習過程。其次,同儕楷模(peer modeling)是楷模學習理念中最常應用於促進群體認知學習的方法,所以校園中各分佈式領導者都應做好典範身教,以深化相互楷模、互為引導的作用。

因此,在校園組織中如何樹立正向的楷模對象,使得見賢思齊的影響力持續發生,是領導者必要的功課。感動力領導者強調以善養善、以愛喚愛,即是讓學習者不斷地進行內在化(internal)認知處理與外在化(external)社會處理的交互作用而產生的楷模效應。另「感動力」就是「有感而動的力量」;心動、自己動、別人也動,均說明楷模學習的作用。教育現場中常見楷模學習例子,例如選拔杏壇芬芳錄、特殊優良老師及模範生表揚,皆具有見賢思齊的楷模示範作用,期以得獎者事蹟與努力過程作為教育素材,以引發仿效功能、豐富教育生命。柏拉圖認為一個社會榮耀什麼,那個社會就會出現什麼。感動力若融入校園,形成教育的文化脈絡後,在校園中處處有感動、時時有善性,則善的循環、愛的感染之感動力領導作用自然而生。

肆、感動力領導(affecting leadership)的行動策略

    21世紀是一個渾沌的時代,教育領導者尤需以愛喚愛、以善養善來促進組織的和諧運作,讓教育的軟實力、巧實力深植人心,始能產生有效領導。感動力領導植基於正向心理學、社會認知發展論、關懷倫理學及楷模學習理論,並以成功導引成功來帶動組織善的循環、愛的感染能量,其目的是要建構具有正向文化且善念共聚的團隊組織,以使學子能發揮多元智能的感動力校園,其概念圖如後。茲列舉其行動策略如下:

感動力領導 圖

一、在心靈上,領導者心的覺醒

    思想是因,教育的顯現是果,因此教育領導者必須隨時秉持「研究自己就是超越自己」來惕勉自己並加深自我德行的深度與作為。其次需擁有積極正向的情緒、正向的謙圓特質和保持正向的心理狀態,經常至覺自掘、深思惟的靜思,並敏於覺察人己,透識人事物脈絡,做深層的反思,以做為推動政策與經營校務之根基。若遭逢困境亦能持有「問題是朋友、辛苦是養分、壓力是潛力、危機是轉機」的轉念與奉行,視「挑戰極限,享受過程」為有機成長,以讓「休閒與學習、生活與生命」雙修共贏。

教育領導者的表達、態度、思維、舉止,本身可能就是危機。有怎樣的校長,就有怎樣的學校,校長的心中價值會反映在教育的現場上,一切作為不得不慎! 基於此,教育領導者應調整最佳自我心智模式積極面對挑戰,其方法如閱讀勵志修行書籍,淬鍊自我心智;參加領導讀書會,吸收他人經驗;接觸正向良師益友,感染正面能量等,皆能讓心靈昇華。

「真正的領導是在德行下的專業領導」,校長尤需發揮人格權、專業權的教育妙方,以研究自己、超越自我的心智來活化學習、克服心障,並用對待別人的嚴苛標準來檢視自己,切勿讓乏振意識、慣性窠臼綁架身心靈。心的覺醒後才能創造不同,是以,從「心」學習待人處事,用慈悲愛心與人深層溝通,讓愛的磁場共振飛揚,則教育的正向能量將更能德澤學子。

二、在責任上,承擔奉獻圓融八方

未來社會,對人的挑戰越來越高,但現代人的承擔性卻越來越弱,自我性格也越來越強。領導者需要將每一發生都當是唯一的機會,用現在的這一刻做最大的改變,讓『當下』覺醒的心產生真正的領導效能,讓組織成員看到肩扛重責後的感動。

承擔的首要是「內求」,因組織成員的服從,不是服從領導者的權力,而是服從領導者的專業承擔有多大。真正承擔者是不需要權力的,承擔有多大,能力就可能長養多大。而承擔之後的信念就是「都是我!」,把別人當成自己,具備「組織的任何狀況,都是我的狀況」的領導者,其想法與態度必與眾不同,格局宏觀必讓人激賞!

我能帶什麼人?我不能帶什麼人?我能把人帶成什麼樣子?對人真正的照顧是把部屬當成人才帶上他!未來,是以人為主軸的經營時代,因人能做的只剩下機器無法取代的,所以學會溝通與帶人是領導者的重要功課,尤其面對X世代、Y世代、尼特族、啃老族、草莓族的新新人類更需要終身學習如何面對,以適應未來的領導新挑戰。

首先,領導者需分析自己的情緒特質,要學會耐挫、耐煩、抗壓、耐謗與含和忍辱等修為功夫,若未能具有適應、肩扛特質的人,擔任主管是不能勝任愉快的。因此,非常時代,要有非常的圓融智慧,學習以感動力的點滴奉獻做為領導的出始,是可行也歡喜的,可免憂煩入心,更能為賦權增能加分,是為可行途徑。

其次,領導者若「態度好、夠認真」是不足的,領導者帶人的重點在融入團隊、接受衝突〈好的團隊不會怕衝突〉、學習統整權變、懂得巧門眉角、會順勢造勢、會左右逢源、調和鼎鼐、會勇於包容承擔、挑戰困境、超越自我!

再次,領導者對於管理,絕勿創造對立,對立的產生有可能是領導者管理素養不足,態度行為偏差,難以感動自己外,更無圓融、圓滿、圓通、圓覺之自我修為意識,需靜思與速除自我盲點、茫點與忙點。因此應深入體會集體領導優於個人領導,做到充分授權、責任分工、團隊學習、資訊流通、彈性機動、系統思考的全方位關照,因為專業在細節裡,魔鬼也在細節中,憂或喜即在一念之間。

綜上,『管理必須管理  領導必須領導』,領導者必須在承擔的同時不忘隨時學習,對於任一領導管理作為必須做後設認知與行動,並以「善的循環,愛的感染」之感動策略,讓愛心佈滿教育園地。

三、在運作上,扁平化的交心應用

       目前中小學校的現場,領導者大多忙於上級政策之辦理或是尋求學校永續發展的相關課程與工程,但卻無法將政策有效的落實到基層教師的教學上,校內行政團隊和教師團隊經常是兩個平行宇宙,校長難以著力,或許是現行制度不周全所致,然亦難以依相關法規尋求方法有效解決,於是經常看到某些學校名聲哲斐,內部教學卻專業淺薄;當然也有著重教學品質的用心學校,然而校長卻默默付出,不願顯揚。

此一現象乃成員在「心」的層面出了問題,組織上下間相互信任不足、多方溝通不夠,甚至是立場化的長期對立使然。感動力領導者面對現況,除了身段要柔軟,方法要圓融,態度要真誠,處事要積極的理念實踐外;可運用團體動力之輔導知能,積極的同理傾聽、關懷同仁心緒,營造有機的正向與柔善文化;其它諸如善用非正式溝通機會,論述教育核心價值;主動融入親師生生活對話,巧善共構學校發展目標;適時激盪親師生反思,營造愉悅工作氛圍;推展教師學習社群,讚賞教師專長亮點;用點滴服務取代法職權力,以分佈式領導順性揚才;開辦家庭展能服務,助旺家庭共學機緣;公開徵求自家策略,讓貢獻者持續感到滿意等扁平化應用策略皆能在親師生心態上產生感動的質變。

因此,領導者宜創造動機與興趣,鼓勵成員自然自在的由下而上隨時反應問題,相互溝通協作,讓社會空間與心靈空間結合,促發集體善性交心的感動情境氛圍,共謀學子福祉與校務發展之流暢與永續。

四、在溝通上,展現有機的表達魅力

「如何讓對方更好」,是溝通的首要核心理念! 其次,「領導者的表達必須具備能感染他人的樂觀,以及面對困難絕不退縮的決心」,用真誠的溝通美學喚起成員熱情、糾合意志、同心同德。領導者很忙很累可能是系統出了問題,如自己身心靈的小系統、處室內的經營系統、學校的領導運作系統、教育政策的決定系統…等發生了障礙! 「處理事情前必須先處理自己的情緒」並隨時檢修個人心智模式與組織障礙因子,充分發揮溝通的關鍵魅力,以正心真誠互動,發揮有感覺、有感受、有感動的三感溝通效能。老子認為「強大處下,柔弱處上」「屈則全,漥則盈」或「小就是大、慢就是快」「後退就是向前」皆說明了卑下處事的溝通哲理,因此感動力領導者需扮演著「光鹽意象,慈悲喜捨」的角色,用心思考如何創造不同,讓下一次更好才是重點!

除了上述理念作為,領導者要學習以真誠的感動性語言,適時的加入幽默感,讓自己用承擔的心來發揮魅力表達效能,為願景目標之達成來糾合眾人意志,力求扣人心弦的憾動性藝術演說。因此掌握感動力的有機溝通仍需要「聲」入人心,感動對方心靈,並力求溝通的藝術之美,例如權變應用內容貼近需求的專業力、語態真誠適切的親和力、瞬間即時反應的統整力、表達帶有喜感的幽默力、善用意態語言的感動力、能夠敏銳符號的權變情境力、快速融入群眾的互動力、巧用小就是大的弱己力、展現與眾不同的特色力與活化非正式組織的實踐力等應用技巧皆是領導者可學、可即、可達的。其次,態度決定一切,態度決定您我溝通時的廣度與深度!因此需活化正式溝通、非正式溝通與潛在溝通的時機與應用,並巧用一般語言、肢體語言、意態性語言,以建構形象魅力,並去除自我盲點、茫點、忙點,深耕特點、亮點、賣點。

總之,真誠妙化的魅力表達時,需握取「當下」讓自己做最大的突破與改變,「遇見真誠,溝通無礙」、「心遇感動,心動人動」,則教育校園滿芬芳。

五、在績效上,以趨勢為師

「任何準備都要往趨勢走!」學校硬體的空間規劃與軟體的文化營造必須多方考量變遷與革新的因子,諸如校長的前瞻思維與有效領導、行政的團隊動力與效能、教師的教學導引與管理、家長的品質期待與參與、學生學習的激發與創作、社區的總體營造與服務等,均是教育領導者為迎接未來必須權衡、改變及深化的任務。因此,掌握時代脈絡與有限人力、物力資源,做出不同以往的創新經營,符應多元價值下眾多利害關係人的深切期許是領導者必須面對的課題。

非常的時代,要有非常的服務,用非常服務,打造非常的品牌!以一步一腳印逐步踐履精神感動自己,深耕心田、貼近學生、關懷同仁、溫暖家長、親親社區,讓成員戮力共行,體悟感動的付出是快樂歡喜的!是以,教育路上結緣伴行,首先必須建立萬事萬物息息相關的共同理解;展現團隊可以發揮綜效的信念;營造校園持續性精進的歷程與機制;打造清醒、有意識、會思考、能說故事、溫馨有愛、具有豐富性能量的學習型精彩團隊,是為同心建構美好願景的首要意圖策略。

其次,領導者對於組織人才必須有透徹的了解和貼心的共識與應用,讓親師生在情感凝聚、友善感動下,表現得更發心與傑出,亦即可建構Noddings(2002)以情感為根基的理性思考行動。其具體作法是有計畫的衡量學校條件,以系統化的明確步驟與流程,展現關係穩定策略、撰寫計畫策略、優質口碑策略、校本課程策略、創新經營策略與服務行銷策略,來共寫故事、經營感動,以創造教育價值。因此,以特色突破發展,逐步形塑品牌學校;以高峰的教學經驗,追尋高品質的專業教學團隊;以環境為平台,設計體驗式的反思優質課程;與親師生、社區人士建立友善的夥伴關係;珍視環境資源,引進專家學者共構永續校園;做好行銷服務,共享效益成果等均是我們可努力的方向作為。

教育永遠有奇蹟,就看我們怎麼做!未來,必須以趨勢為師,拉大與他人的差異化,建構自己的本位特色,用感動力領導找到組織的藍海方向,開發出「藍海市場」,創造「藍海價值」,則優質卓越之後,品牌的建立自然定位!

伍、結語

「感動力領導」(affecting leadership)柔性如水,卻能管路相通、德澤四方。它是啟動組織成員內在自我溝通與反思的方法,有如水之柔弱勝剛強,能利萬物而不爭;它是領導學新興的一環,著重於成員內心基礎的力量,可助於組織成員間的信任和諧,互為鷹架,相互溫暖。相對於競爭時代的「謀略」、「戰術」的硬性管理用語,其隱含著柔性力量,更易於喚醒人人內在善性的理性與感性作為。

感動力是一種來自心靈深處的全新力量,亦是能讓人深受感動的影響力,其『卑下成道』之功,用之於教育領導,自有「從心改變、從新奮起」的可能。臺灣目前的教育受到多元價值的影響,已經開始出現表象化、速成化、淺碟化、物質化現象,真正的教育本質早陷危機!因此,深盼重視心的感動力領導,讓「感動力」變成「會感動自己也會感動別人的力量」,使感動力淋漓盡致的在校園開花結果,人人善柔卻堅毅的意義行動,進而改變整體教育現況。

「善的循環,愛的感染」可讓教育現場善念共聚,正向價值飛揚。是以,若能妙化感動力領導作用,讓愛與心靈昇華,則可如道德經第七十三章所言:「天之道,不爭而善勝」之境界。

參考文獻

吳秀瑾(2006)。關懷倫理的道德:試論女性主義的道德知識生產與實踐。國立政治大學哲學學報,16,107-162。

張春興(1994)。教育心理學三化取向的理論與實踐。臺北市:東華。

張勝順(2014)。感動蔓延的校園氛圍。大直國小家長會會刊,7,6-7。

張家榮(2015)。新北市國民中學語文領域國文科教師實施學習共同體經驗與反思

    之探究。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學系碩士在職專班碩士論文,未出版,臺北    市。

黃政傑(2008)。心理學新典範~談正向心理學。國教之友,59(2),58-62。

黃盈憲(2014)。感動力在大直國小的應用。2014大直國小新進教師同仁座談會」 

    發表之簡報,臺北市大直國小。

蔡進雄(2009)。國民中小學校長領導之研究:專業、情緒與靈性的觀點。臺北市:高等教育。

蘇子喬(2014)。以正向心理學觀點運用於安養機構老年人支持性團體之行動研

    究。臺北市立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碩士班碩士論文。未出版,臺北市。

小歐寶的家(2014)。關懷倫理學。取自:

http://garfield0071.myweb.hinet.net/new_page_12.htm

聯合情緒健康教育中心(2011)。正向心理學。取自:

http://www.ucep.org.hk/positive_psychology/

Cameron, Kim S. (2008). Positive Leadership: Strategies for Extraordinary Performance.     San Francisco: Berrett – Koehler.

Noddings, N. (2002). Educating moral peopleA Caring Alternative To Character Education. New York:Teachers College Press.

Seligman, M. E., & Csikszentmihalyi, M. (2000). Positive psychology: An introduction (Vol.55):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全文完-

 

廣告